影片一开始,三个无所事事的青年目睹了丑岛君单枪匹马要账的经过:冷静,寡言,面无表情,跟山田孝之在《热血高校》中芹泽的表现相近,总摆出一副很屌的样子,唯一不同的是戴了副眼镜,所以更显得深藏不露。丑岛君离开后,其中一个小兵甲对着三人里的头头加贺胜说:“丑岛君惹不起。”从一开始就树立了丑岛高高在上、不可撼动的权威。年轻气盛的加贺胜只是一脸不屑地看着他的背影,他或许想不到未来这个人就是他励志要超越的那个。

之后镜头一转,来到一处叫Air的牛郎店,揭示了那些还在底层挣扎的牛郎残酷生存之道:没有底薪,三个月内没有被客人指明的,基本工资就是nothing。为了生存和竞争,他们各出奇招,动用各种资源,不惜找来自己女朋友、妻子甚至老妈过来捧场。只有成为店内头牌,才能显出自己的身份,对客人也可以不必低三下气甚至是跪地磕头道歉,活得毫无尊严。为此,神咲丽一直渴望着尽快成为像稀奇大成那样的头牌。随后,他在打电动时认识了和自己命运相似的饭店服务生彩香,他们聊得投机,即刻立下承诺,一起努力实现二人成为No.1的梦想。

与此同时,暴走族头头艾泽的摩托车被之前那三伙人看中并偷走。他一心想发展壮大自己团队,然而借钱找错了人,被一黑社会女头头茜姐盯上,要在近期连本带息还上200万日元。犯愁之时,找到了替罪羊,逼着让偷摩托车的加贺胜替他还那200万,并跑到丑岛君那里要求其融资给加贺胜。

影片进行到这里,两条主线差不多都已然清晰。几个核心人物也都出现:加贺胜,神咲丽,彩香,艾泽,以及丑岛。除了这些,还有一些同样推动剧情发展的副角:牛郎头牌稀奇大成,农民工无名氏,艾泽的妻子,黑社会女头茜姐等等。在两个多小时的电影里,因为人物众多,矛盾冲突一直都在,所以整个观影过程会非常紧凑,无一句多余的废话和情节。

尽管角色众多,但导演很用心地把每个角色的性格和命运都表现得非常丰满。从开始的遭遇到结尾的归宿,故事都覆盖得非常清楚,形成一个完整的故事结构,没有出现虎头蛇尾等明显的剧本硬伤。

譬如彩香,初中毕业完就出去打工,有时很晚回家,妈妈却总是漠不关心,反而在乎的却是彩香有没有被邻居大妈知道她辍学打工的“丢人”消息;此外,家里还有一个失业又失败、每天在家幻想着年薪700万的老爸和一个同样瞧不起她的姐姐。每次出门和高中生擦肩而过却总被忽视,毫无存在感的她只有在电玩厅里靠着“全国第一”的成绩支撑着她生活的意义。但即便如此,她依然是个乖女孩,饭店客人的五块钱掉到角落里,她会小心翼翼地捡起来换给客人,客人觉得五块钱不值钱无所谓,她会认真地说:“五块钱也是钱,很重要的。”直到遇见了神咲丽……

神咲丽,最初他的人生也一样糟糕,虽然羡慕稀奇大成,但迟迟不愿拿出迫气和行动去改变。那时候他省吃俭用,穿着朴素,即使第一次邀请彩香来牛郎店,也只是让她消费了最廉价的5万块一瓶的酒,因此还被稀奇大成责怪数落了一番。直到回到家,发现老妈在浴室里自杀……这一个沉重打击让他从此下定决心——既然没有地方可以回,以后就认真做牛郎。

这里有一个细节,彩香有次问到他为何要做牛郎时,他首先说他会做饭,但每天被揍被骂,没有前途,他想自己在女人堆里还蛮有人气,赚钱更容易就去了;但他接着说,前不久,他认识的一个人自杀了。为什么自杀只有她自己知道。死的时候喝了酒,看了体育日报,即便是这样,人真是耐不住寂寞啊。于是,作为牛郎,要让他们开心到舍不得死。为此,他不惜拿自己老妈的死来当段子哄那群老女人开心,而彩香,也渐渐成了他实现自己做头牌目标的一个工具和垫脚石。

最初彩香听说神咲丽是牛郎的时候,那时表情还带着一丝不可思议和轻蔑。然而随着自己喜欢上他,却也慢慢变成了当初那个自己讨厌的人。彩香一直都是个很单纯的人,第一次去,神咲丽用破酒瓶做了一个小玩具竟让她感动喜欢得爱不释手;第二次去找神咲丽时,被他连哄带骗加一个吻就弄得团团转,最后还是咬牙买了70万一瓶的酒。后来为了凑钱被逼无奈,她不惜去做援#交。早上回到家,妈妈关心的却不是她去哪了,而是有没有被对面的大娘看到。亲情的冷漠让她更加依赖神咲丽不可自拔,于是她离家出走,向神咲丽求情能不能暂住他那里,换来的却只是他勉强的同意和再筹200万的要求。她跑去丑岛社借了五万块,但还远远不够;临走前丑岛说可以介绍“别的”工作给她。之后,她跑去拍了A#V,抱着满满一包450万块的钱,让神咲丽圣诞祭那天如愿做上了头牌。可是,在神咲丽短暂的欢愉和亲吻感谢她之后,却要求她下个月继续努力让他保住头牌,而对她怎么得来的那些钱,却从来不闻不问。显然,这时候的神咲丽,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让她花五万块都舍不得的人了……

另一方面,被丑岛收留的加贺胜却顽疾难改,对工作毫不积极,没上几天班就“小瞧客人,工作和金钱”,并说“没有钱还欠着债,连蟑螂都不如。”然而突然一天,却发现自己39岁的老妈也因为欠债被抓来社里拍人妻裸照。为了不让老妈拍裸照,他不得不替她还债,并且还被丑岛炒了鱿鱼,盛怒之下的他不惜和暴走族的艾泽冰释前嫌,一起出谋划策自己来搞放贷服务,抢走了丑岛大部分生意。可是意外的是,他们赚的钱却全打到了丑岛社的账户上,赔了夫人又折兵。艾泽眼瞅着自己还款期限越来越近,气愤地把火全撒到加贺胜身上,威胁丑岛借钱给自己,不然就要把他杀死。丑岛在电话那头不慌不忙,吃了几口荷包蛋后,决定再救一次加贺胜。可是加贺胜恩将仇报,为了还债,不惜下狠心策划抢劫丑岛社的钱。

而艾泽同样被逼上绝路,高中辍学的他一事无成,家里除了天天去找牛郎的老婆就是天天哭嚷、不知是哪个野种的儿子,外面还有茜姐天天催着要债,他下定狠心,跑到墓地搞来了枪和电棍,打算和加贺胜一起策划这起抢劫……

然而两条主线发展到这里,影片才将将过半,所以可以说,导演浓缩剧情、人物性格和命运的功底还是十分深厚。另外,几个配角的视角也相当值得玩味。

譬如农民工无名氏,由茜姐关于向艾泽催款之后和司机的对话时引出,说话同时也讲茜姐冷血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,她说:“那群死掉一两个也不会有人伤心的人渣,就尽情在垃圾废物场那里尽情压榨他们好了。”之前说好的一天一万块工资,却被工头压榨得到手只有三千块,就连他们中午吃的工餐也要扣两千多,更何况那工餐还是过期两年、刚从冰柜里拿出来连加热都没有的方便咖喱饭。无名氏在垃圾堆里翻的时候,还不小心被使用过的医疗针头扎了手,至于会得什么病,影片并没有交待,似乎也在暗示这些底层的小民即使是生老病死也不会有人在乎。可是无名氏却有相当在乎的人——彩香。自从看上彩香后,他常常夜晚跟踪她回家,嘴上自言自语却不承认自己是跟踪狂,只是刚好回家是一个方向而已。跟踪到家门口看到她的全名后,还上twitter关注了她查看她的每条状态,知道她也像空气一样被别人忽视后,他觉得更是同病相怜,并暗暗发誓要一直守护着彩香,也为后来的剧情做出铺垫。

此外,黑社会女头茜姐在片中的待遇也是两边倒。一方面,艾泽等这种小角色对她敬畏三分让她可以肆意发泄,另一方面,她的头头熊仓哥却一直对她不冷不热,后来甚至当着丑岛君的面被熊仓哥羞辱让她颜面尽失;熊仓哥生日那天,她又送上一辆宾利豪车作为礼物,可是熊仓看都不看就把钥匙给了自己身边的陪酒女。然而这些细节,作为手下的她又不能说什么,只能憋着一肚子怨气然后发泄在丑岛和艾泽身上。

还有艾泽的妻子。因为不争气的艾泽,加上天天哭闹的婴儿,她每天过着无比空虚和郁闷的生活,只能靠从丑岛那里贷的款去牛郎店里买尊严和排解寂寞。在得知艾泽死后,她获得一笔价值不菲的生命保险,可她拿了这笔钱依然去牛郎店买醉,只是在影片结尾喝酒的那一刻,脸上流露出一丝茫然和悲伤。

影片每个角色的结局让电影所要表达的主题更加升华。首先,艾泽以“上了生命保险,让车撞一下”的方式死亡,说明他从始至终都只是黑道金字塔底部一枚无关紧要的棋子。临死前,放高利贷者还不忘榨干他最后一点儿剩余价值,可见“唯金钱论”的思想是多么可怕。当然,艾泽本人并非一无是处,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,但临死前依然爱着自己妻子。正是在得知自己妻子也出“车祸”死后,他才心灰意冷下定决心走上了穿梭繁忙的马路。

其次,彩香从一个5块钱都舍不得丢的单纯姑娘,一步步坠入到5万、70万、200万、450万的金钱陷阱里,且愈陷愈深,最后不得不沦为放高利贷者赚钱的工具,靠卖#淫还债为生,结尾她说“高利贷真是人渣啊,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活着,虽然我也同样如此。”值得注意的是,在这个场景中,宅男女神希崎杰西卡还从身边经过打了个酱油。

神咲丽虽然没有被无名氏杀死,但被毁的容貌已让他永远告别牛郎事业,转而做了他最擅长和曾经最喜欢的事——一名厨师。饭店老板也蛮欣赏他的厨艺,问他有女朋友时,他怔了下,回道:没有,被甩了。老板很直接地说:就你这张脸,也不奇怪啊。不知当时他听完会是何种滋味,但肯定不会好受。但老板接着说:不过这世道可不是靠脸吃饭的。

正是老板无意的一句话,让本来看似豪无意义的对白变得顿时铿锵有力,铮铮有声。在经历了当牛郎的大起大落后到现在,神咲丽应该能够明白“人生并非只有靠脸吃饭这一条绝路”的道理。他这时突然想起了老妈,想起老妈,那个从大老远赶来在牛郎店花了很多钱在他身上的老妈,自杀前身边放满了自己喜欢的东西……想到这里,烤着肉串,神咲丽终于泣不成声。

这让我想到了最近《麦兜:我和我妈妈》中的一个情节:倒霉手的麦兜希望妈妈买不是自己选的号码的六合彩,因为这样就能够中奖,但是妈妈并没有这样做,依然坚持选麦兜选的号码,即使不中奖也没关系。后来,妈妈告诉麦兜,全世界的人不爱你,我都只爱你;全世界的人不信你,我都只信你;我爱你爱到心肝里,我信你信到脚趾头里。回到这部片子,神咲丽的老妈也依然在默默地支持、相信着儿子的选择。但是比起动画片《麦兜》相对更理想化的处理方式,神咲丽的老妈选择自杀似乎更具有成人世界里现实的复杂和无助感。

连续被丑岛放走三次的加贺胜到最后依然不肯觉悟,想在马路上暗杀丑岛社团。但碰巧“拳哥”在路边看到一枚钱币,弯腰的瞬间正好躲过了飞来的子弹,捡回一条性命。丑岛走到被逮住痛扁一顿的加贺胜面前,依然一脸的高傲和冷静,淡淡地说:“到目前为止你欠了800万。”就算对方想谋财害命,只要他活着,就可以帮自己达到赚钱的目的。所以,他又一次放走了加贺胜。而加贺胜则背负着800万的巨额负债,要么继续挑战丑岛的权威,要么继续做他金钱的奴隶。

需要说明的是,故事虽然并不是以丑岛君为主线,但他却是这些剧情中最中心的一环。正是他不停地放贷收贷,才让这些喜剧闹剧悲剧贯穿始终形成一个赤裸裸的“以崇尚金钱为首的暗金社会”。丑岛的扮演者,山田孝之,全片几乎也只有一个表情——就是面无表情。但即使这样,想演好这样一个角色也并不容易。他像是一个牵引者,牵动着剧情发展;又像是一个旁观者,冷眼旁观他人的喜怒哀乐,最后再为他们的故事做一个简短的总结。

譬如在丑岛社团讨论牛郎这行职业时,“拳哥”感慨“所谓牛郎,就是跟女人扯谎让她们买酒对吧?”丑岛却补充道:“牛郎这行,不光要忽悠客人,还要欺骗自己。”再比丑岛来神咲丽家中要账,彩香掏钱时不小心掉落了五元硬币,丑岛说道:“地上的五块钱不捡起来吗?不捡起来,就没法重新开始。”最后彩香当上卖#淫女,丑岛又去要账。要完后走在大街上,“拳哥”替她惋惜说:“到头来,女人不做鸡就赚不了钱啊。”,丑岛却说:“但是她跟其他那些女人还是有区别的。”“拳哥”不懂,丑岛接着说,“就是说,只要思考就是有戏。”从这个细节也可以看出原作者想表达的有关“人性黑暗”和“黑暗尽头的曙光”的主题。

最后,那枚五日元的硬币也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。虽然它确实买不了什么东西,但有时候就像电影结尾那样却能救人一命。当然,电影是夸张戏剧化的人生,但每一枚硬币的确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和价值。

突然想起以前上课时,我们老师突然从地上捡起一枚一角硬币放到讲桌,他说:虽然这一角钱微不足道,但上面却有国徽。在正片结束后的彩蛋里,一个客户因为不在乎地上掉下的五元硬币,而被丑岛捡起来用皮筋弹到了那个客户的嘴里。在这个“人人崇尚金钱的社会”,与其去贪婪地追求不切实际的高额利益来填饱空虚和寂寞,倒不如踏踏实实挣钱、让每一分每一角都花得更实在而有意义。常言道,知足常乐。


暗金丑岛君2闇金ウシジマくん Part2(2014)

又名:暗金丑岛君电影版2 / Yamikin Ushijima-kun Part 2

上映日期:2014-05-16(日本)片长:133分钟

主演:山田孝之 绫野刚 崎本大海 矢部享佑 菅田将晖 洼田正孝 柳乐优弥 中尾明庆 门胁麦 高桥玛莉润 本仮屋唯佳 笨蛋节奏 木村绿子 槙田雄司 光石研 

导演:山口雅俊 / 编剧:Shôhei Manabe